枝被鹿捡走

是我始终拒绝成长吗

【官宣❤】就决定是你了!2018年LOFTER锦鲤!

包包包子铺!:

经过一轮和金主爸爸们讨价还价式的剥削拉赞助(๑•̀ㅂ•́)و✧


终于可以正式开启这个全网史上最穷抽奖活动了!




本次活动在【点赞】【推荐】【评论】三项中,抽选 【1位 】天选之子幸运鹅,作为我们这个穷苦平台的锦鲤!只抽1个!!!!


即,你点推、点赞、评论,都有可能获得包子的垂青(并不用


礼轻情意重,请不要嫌弃我们!!




抽奖赞推评截止11月12日0点


抽取时间为11月12日12点后(拉取完数据并抽完为准)




——————礼物一览——————


———————由LOFTER官方提供——————


LOFTER官方提供 黄金沙雕认证 【2018年LOFTER幸运包】称号


LOFTER官方提供 网易杭州园区1日游(车马费自理)


 @包包包子铺! 零号机(自掏腰包)提供某宝广州酒家 速冻包子搭配 价值100元的礼包袋


 @包包包子铺! 初号机提供的优酷会员6个月


娱乐领域 @LOFTER娱乐主播  提供的签名照礼包(_(:з」∠)_这个比较玄幻,未必有你喜欢的,但希望能让你开心一点XD)


影视领域 @猎影人  提供的影视周边礼包


绘画领域 @提香  提供的艺术大礼包


设计领域 @少即是多 提供的耳机2个


美妆领域 @好物分享笔记 变美礼包1个


乐乎商城 @福利市集小秘书  提供的保温杯和颈枕


LOFTER市场部提供,价值人民币30w元静态开屏一天,os:是的我们的开屏真的这么贵,不贵怎么给服务器续费?(展示时间24小时,日期需另外协商,不与原有活动冲突)


LOFTER设计部&技术部 提供定制【合集封面】1个,并署名(锦鲤ID)加入合集封面默认池中(需符合平台规定,拒绝黄赌毒,辱骂催坑等)




———————由LOFTER的小伙伴们提供——————


网易考拉ACG站    提供的刀剑乱舞挂件一盒


逆水寒同人姬   提供的《遇见逆水寒》桌垫X2(男女各1款)


遇见逆水寒官博 提供的《遇见逆水寒》游戏内5000红尘


楚留香手游 提供的楚留香五大门派“刀剑纵横”金属书签礼盒*1,游戏内感受速度与激情的急速震颤坐骑“溪桥客”(小毛驴)*1


 @网易第五人格  提供的火箭棒抱枕1个


《食之契约》手游 提供,任意角色透扇x2,任意角色发箍x2,联动酣畅菲力牛排一份(真实的可食用的就是你吃过的西餐厅牛排,共6片)


kinbor 提供的价值399元文具大礼包


《新网球王子RisingBeat》提供,超大鼠标垫1个、任意角色T恤1个,徽章1套(全员安排!一共9个)




———————由LOFTER的太太们提供——————


【以下奖品考虑到太太们的时间安排,兑现时间截止到2019年6月30日】


 @𖥓  太太提供的【由你提供CP/角色,本人在外网找一篇词数小于5k的文来翻译】


 @林朵   太太提供的【包子造型的抱枕】1个


 @臭鱼干  太太提供的【英文5000单词以内的cp文翻译】(需锦鲤本人要到翻译授权)


 @千川s  太太提供的【定制头像】1枚


 @梓默非雨 太太提供的赞助点梗:作品《一年生》cp:KA,设定随意点,字数:一万+(兑换条件:锦鲤是一年生粉)


 @穆寒  太太提供的【《九州飘零书 商博良》】X1本


 @豆花花花  太太提供的 【幼儿园画风头像】X7个(一周7个不重样!)


 @华胤  太太提供的【黑塔利亚任意角色插画】X 1张(限单人,限黑塔利亚)


 @迟长夜·维和部队  提供的【《少女歌剧》迷宫组同人文】X1篇,字数随缘3000起步支持点梗;或【《VC》言绫同人文】X1篇,字数随缘3000起步支持点梗。如果对这两对cp不感兴趣可以换成steam上购买游戏《妄想症Deliver Me》或者《中国式家长》


 @开异  太太提供的Q版二次元同人头像X1个(不限作品)


 @奶香鸡胸肉  太太提供的【《全职高手》任意cp,除(BG向)文】X1篇,字数5000-10000字+【气味图书馆的香水礼盒套装】1套


 @甘草糖  太太提供的【ob11自制小衣服】X1套,元旦出新





  • 所有奖励中奖人皆可选择性放弃(但不可分开转让给他人(即我们只收取一次获奖人收件地址)


  • 考虑到安全问题,不接受食品类奖品赞助





(奖品追加中,欢迎赞助商太太们联系我们。追加奖品请私信包子铺,在评论里写我们未必能看到!!!!!)



小Boss可爱:

妈耶干货(懒得弄…)

满杯千水水_:

做了一个如何用手机给lof加超链接的傻瓜教程,巨简单易学一看就会

快夸我可爱!【】

……
……
……
这个教程的意思是,方便大家在不想开电脑又不想记代码的情况下套用现成的格式简易搞出好看的超链接

能开电脑的话搞超链接比这个简单一百倍,这只是方便手机党的……

【洋岳】温柔

   完结了啊

第十二章
   那天之后,四个人几乎没有再聚过,总归是尴尬,木子洋和灵超倒是常见,在家里,出通告,本身公司就在给两人营业,对着镜头一个微笑下面铺天盖地的尖叫声,两个人都很习惯,偶尔的接近,似是而非的眼神,艺人吗,总要习惯的。粉丝只按照自己的想法去操控,自家哥哥什么都要随着自己想法走,行事不能有半点差池,否则满盘皆输,所有人都明白,他们这么多年过来了,这些学的还是可以的。直到他们合约到期的前一天,灵超突然的微博才看得出来对这些不成文的规定他依然不屑,他转发了最初的那条“TO BE THE ONER”不过带了两个字——“再见”,这下所有人都不淡定了,“李英超,你想干嘛!”木子洋看着人隐隐猜到了原因,满心的抓狂,“保护你啊,哥哥。”灵超看着他洋哥笑容很甜,像他们刚刚遇到的时候,“我还是留不下你,那就努力让你多欠我点,这样你才能记住我不是吗?”“你疯了,你的前途,粉丝你都不顾了吗?灵超,我跟你不一样。”“有什么不一样,你不喜欢舞台吗?这条微博你先发和我先发都没差,反正都是通知。”两个人越来越激烈的对话,直到岳明辉和卜凡到达才消停了一会儿。“儿子,你该跟你几个哥哥商量商量的,哪怕我们一起都好过你一个人承受啊。”岳明辉习惯性上来揉小孩的头发言语也是淡淡的不满,不满他一个人承受所有,什么都不说,“哥哥们一把年纪了让你一个孩子冲我们前面这算什么事啊。”“岳妈,这是我的决定,谁说都一样了,反正粉丝们都不会接受,挨几天骂就好了,时间长了,都会忘的。”灵超满不在乎的说,可是在场的谁不知道他对舞台的执念,不知道这件事第一个说的要接受多大责难,“唉。”岳明辉撇了一眼旁边的木子洋,都是债啊,牵牵扯扯的理不清断不了。另一边,木子洋也转了灵超的微博,发了再见,祝四个人都前程似锦,岳明辉和卜凡也只能陪着一起,公司看了也没什么好说的,只是灵超突然的微博,打了所有人一个措手不及,这会儿缓过来了公关也开始运作,官方发了声明,宣告四个人的结束,也预告了单人的发展,木子洋不吭声拉着灵超把人带上天台,“灵超,我找好新公司了,你知道的。我们...”灵超低着头,低低应了“我知道,洋哥,你说吧。”“我们以后就别联系也别见面了。”木子洋冷静的说了他本来就决定好的事,只是看着小孩一直低着头,他心里也堵得慌,下一秒就看到人抬头看着他,脸上依然是笑,只是红了的眼眶到底藏不住,“我知道了,那就这样吧,李振洋,再见。”“小弟,你还小,等过两年你就不会记得我了,这世界比你想的繁华,我也没你想的那么好。”灵超听完木子洋的话不再开口转身下了楼,不是的,木子洋,世界繁华,前程似锦,我不可能忘记你的。小孩还小,不懂大人的世界,不知道爱情不由人,他以为一腔热血总能融化万丈高墙,却终究只得了个粉身碎骨的下场,那天之后他再没有见过木子洋,直到三年后岳明辉和卜凡的婚礼,在冰岛的Reykjavik,他们都在场,木子洋牵着一个女孩,眼神温柔,一如当初那几年看着他的眼神,他就明白了,这个世界上,只要他想他可以喜欢所有人,他的温柔像游戏里的新手礼包,人手一份,只除了岳明辉所有人对他来说都是一样的。整场婚礼很美满,岳明辉和卜凡,他们天作之合,在地球的最北端接受了神明的见证,今天起,他们只属于彼此。木子洋藏的很好,他脸上带着最真实不过的笑容,这几年他演技越发纯熟,除了灵超没有人看出来他眼底的痛苦,灵超想,原来还是公平的,你所辗转反侧的,得不到舍不下的,他也在与你经历一样的事情,木子洋,你我之间,终究没什么好说的,那些缠绵悱恻,情深不寿都不过是我强求来的,万丈高墙我是进不去了,只希望你有朝一日能彻底毁了它吧。

【洋岳】温柔

   洋灵的清水车,不要挂啊😖

十一章
   他们四个人和坤音的合约也只签了5年,毕竟当初谁也不知道他们能走到哪里,也只是几个少年,合约约束力也不算很重,木子洋原本打算毁了合约的,这里的日子太难过了,看着自己爱人天天在面前却清楚知道他不是自己的了,那太难受了,他几乎睡不着觉,靠着酒精和安眠药度日,不用公司要求,他也没有心情吃饭,人单薄到仿佛一吹就倒,可是走了他也一样难过,后来他想那就这样吧,我受着呗,就当赎罪了,时间过着,一转眼到了他27岁生日,离他们合约结束也不过半年时间了。“生日快乐啊!”公司给他准备了十分隆重的生日会,毕竟也不是当初为了一颗星星跟人撒娇的时候了,这几年他们慢慢也火起来了,四个人也开始分散开上节目,很久没有凑齐过,这次倒是难得所有人都在,博文拿着相机拍着日常,四个人看起来其乐融融的,小王子心里满满的紧张,一年前就下定决心的事,他知道自己该开口了,他也基本猜到了男人准备什么时候走,但是怎么可能让你那么轻松呢,木子洋,这么久的时间,你是不是忘了你还欠我一颗糖,既然欠了,那就多欠点吧,能记住我就好。时间到后半夜,公司其他人陆陆续续都走了,只剩下四个人收拾残局,木子洋做寿星被灌了不少,但是他这几年酒就没断过,人还清醒,其他三个也被灌了不少,岳明辉晕晕乎乎的倒在卜凡怀里,一直冲他嚷嚷“洋洋,你一定得幸福。”,卜凡看了他一眼,眼里歉意和嫉妒交织,带着人走了,他想,你嫉妒什么呢?就剩下脸上红红的小王子还留着,他们很早就不住一起了,四个人两栋楼,一人一层也就这样过来了,“洋哥。”“嗯。”他走过去看着小孩,“不能喝还喝,等着我去给你倒杯水,乖乖等我...”“我喜欢你!”“你喝醉了。”“我没有,”这下小孩不止脸红了,眼圈也红了,“我喜欢你,对爱人的那种喜欢,不是对哥哥的喜欢,我喜欢你四年了,木子洋,你为什么不能让我试试呢?”“李英超,你现在给我回你屋子去,我当一切都没发生过,你还是我弟弟。”木子洋吼道,难得的发了脾气喊了小孩本名,“我不,为什么他可以,我就不行。”小孩喝了酒脾气也上来了,他本来就不是那能受委屈的性子,“李英超,你都知道还问什么为什么。”男人怒极反笑了,“你当我跟岳明辉谈恋爱跟你们小孩子一样,牵牵手接个吻仅此而已吗?”“我成年了,木子洋,他能做的,我都可以,哪怕...”“哪怕什么,”男人带着笑,眼里的不屑太明显,他以为这样能逼退小孩,结果下一秒就被人堵了嘴,小孩青涩的毫无技法的吻落了上来,“我都可以的,哪怕是陪你...上床。”灵超艰难的把最后一个词吐出来,低下头就开始解自己的衣服,木子洋愣了,灯光下,男孩已经不见最初见面的样子,他眉眼凌厉,185的身高比自己也不差多少,他是怎么长这么大的,自己好像全无印象了,灵超好不容易脱下了自己的衣服看着内裤咬咬牙一把扯了下去,然后环住了男人的腰,他在发抖,木子洋忽然反应过来,自己好像很久没认真看过小孩了,万丈高墙就这样塌了一角,“小弟,我爱你岳叔,以前,现在,未来怕是这辈子就这样了。”“我知道,洋哥,我不要你爱我,你就陪着我就好,你要守着他你就守着,你让我守着你好不好?”小孩趴在他怀里闷闷的说,他到底和别人是不一样的。也不枉他用自己来赌这一把。“好,你把衣服穿好,我去给你倒水。”木子洋放开灵超几乎落荒而逃,到了厨房才定下自己的心神,接了杯缓了缓准备出去就被一具温热的身体贴了上来,“灵超,你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吧。”木子洋没回头,声音淡淡的听不出喜怒,“我知道,洋哥,你要了我吧。”木子洋是个从来不亏待自己的人,岳明辉在国外那几年,他身边也没断过床伴,可是,灵超到底是跟外面那些人不一样,自己养大的孩子哪怕对自己抱着不一般的想法,那也是自己养大的孩子,说到底是心疼的。“唉。”木子洋回头,小孩倒是听话的穿了衣服,只是这穿还不如不穿,怕是又去他衣柜拉衣服了,衬衫松松垮垮搭在身上,配上他那张脸,谁舍得下。木子洋脑子里还转着这些奇奇怪怪的想法,身体动作倒是比脑子还快,一把把人打横抱了起来往屋里走去,灵超,你别后悔。第二天一早就有钟点工来打扫卫生,然后就是带着大包小包的岳明辉卜凡,奈何两个人闹腾了一晚上倒是谁也没起来,卜凡不管不顾推门进来之后,三个人之间陷入了一种诡异的尴尬。“看够了吗,我们要起床了。”木子洋看着卜凡被雷劈了一样的表情,心头一阵火,卜凡听到声音才退了出去,我艹,木子洋,你个禽兽。“老岳,你过来。”“咋啦?”岳明辉开始在厨房收拾带来的东西,听见卜凡声音才出来,“木子洋这个禽兽。”卜凡咬牙切齿的,小弟那么小,“到底怎么了,你好好说。”岳明辉还在追问就看到一脸坦然从屋里出来的木子洋和他身后别别扭扭的灵超,哪还有什么不明白的。他跟卜凡对视一眼,昨天晚上发生什么了。卜凡拉着灵超就走了,留下岳明辉对着木子洋,“洋洋,你们两个。”“如你所见。”“李振洋,你疯了,那是灵超啊!我们看着长大的孩子。”“岳明辉,我的事情轮不到你管。”木子洋眼神一挑,语气凛冽。别这样,岳明辉,我经不住了。“轮不到我管,好,我就问你,你怎么跟灵超爸妈交代,怎么跟秦姐交代,怎么跟你们俩粉丝交代。”“我没准备交代。”“李振洋,你混蛋。你想找人玩玩,外面那么多小明星巴不得上你的床,你怎么能碰灵超。”岳明辉听完这句话彻底被引爆了,一巴掌打到人脸上,两个人都愣了,“岳妈,不关洋哥的事。”倒是另一边的两个人听着这边状态不对又折了回来,灵超开口,嗓子还是哑的,神情却很自然,仿佛讲的是别人的事,不是自己半夜诱惑了看着自己长大的哥哥,“是我主动的,你看我这张脸,有人舍得拒绝吗?”讲到这个,小孩好像还很得意,像原来最初时候跟他们炫耀所有其他的事情一样的神情。剩下三个人脸上藏不住的纠结,小孩也恍然未觉一样,没事了,都是我的错,岳明辉看着这一切绕是他的脑子,也不知道该怎么说怎么做了,怎么就变成这样了呢。

【洋岳】温柔

   第十章
   可能心里挤压的事情太多,又好多天没有好好吃饭,木子洋这一病居然生生拖了一个多星期。天天躺在床上,男人看着脸上线条都柔和了。那天他醒过来之后,四个人默契的再也不提那天发生的所有事情,他们又回到了之前的相处模式,好像什么都没变一样,可是四个人心知肚明,什么都不一样了。灵超看着岳明辉和卜凡暗戳戳的互动,看着木子洋的云淡风轻,他改变不了现在的状态,只能尽他所能的陪着木子洋,仗着自己年纪小在节目里天天怼他岳妈,也不管之前人对他有多好,卜凡天天护妻,但是木子洋除了节目上再没跟他们两个有更多的接触,岳明辉的梗他偶尔接一下,对卜凡就是彻底的无视,哈士奇也知道自己是代爱人受过也并不是很在乎,反正他一向没心没肺,他觉得能这样就好,起码他们四个现在还在一起就好。在这纠葛中岁月慢慢过去,小孩成年了,脸上的线条越来越凌厉,很久不见他没心没肺的大笑,摄像机里的他和原来一样无法无天张牙舞爪的,可是离了摄像机以外的时间,坤音所有人都感觉到小孩变了,他一天比一天强势,也越来越拼命了,没有人知道为什么,只当小孩长大了,知道努力了,岳明辉却感觉事情不对劲,不管是小孩对木子洋越来越重的占有欲还是他想红的野心这都不对。“儿子。”“嗯,老岳。”你看,很不对劲,他儿子都不喊岳妈了。“你最近想什么呢?”“我,没什么啊,就那点事,歌词,舞蹈,成绩,还能想什么。”“肯定有别的,超儿,有事别一个人扛着,别把你几个哥哥不当哥哥。”岳明辉无奈也知道人不想说,但他多多少少也能看出来点,感情这事怎么样都不好说,他能看出来那人肯定也能看出来,只是怕是也不知道怎么面对了,自己一手养大的孩子,又不是路边的阿猫阿狗,愁啊。“算了,你去上课吧,哥哥去练习。”“嗯。”灵超应一声进了教室跟书本做斗争,留岳明辉一个人站在原地揪头发,发愁啊。“哥哥,你别拽了,发量多也不是这么折腾的啊。”卜凡过来把人手拉下来,“凡子,你说咱弟咋办啊?”“欸,别想了,哥哥,小弟大了,他们处理的来的。”“怎么可能不想啊!”岳明辉崩溃,愧疚压的他喘不过气,每次看到木子洋都觉得自己是个十恶不赦的罪人,四个人心知肚明却都无能为力,爱情这东西,真是个埋汰人的好东西。所以,木子洋做好了决定,他觉得这样对所有人都好,只是,那个孩子...终究是太晚了。后来,是灵超最先看出了他洋哥的不对劲,男人想走,小孩得出这个结论以后,感觉自己天都不对了。木子洋你怎么能走。他想来想去,不知道怎么样能留下这个人,脑子里一个个想法,又一个个否决。最后,他想,走就走吧,大不了我陪你。但是走之前,我的想法我要告诉你。于是,小王子开始策划自己人生的第一场告白,他知道结局,可是他还是想告诉那个人,木子洋,我喜欢你。灵超不知道他的哥哥准备什么时候走,也不敢开口问,只能一天天挨着,把木子洋当一级保护动物一样寸步不离,就怕自己一个转身人就不见了。木子洋看着心下无奈,小弟太敏感,自己不过漏了一点信,居然就被猜到了,可是,这是他的决定,谁都改变不了,也陪着人一天天挨着,他决定了要走,时间也早就订好了,临到头了,却舍不得,这走的话,怕是不会再见了,他向来果断,做了决定就断了自己所有路,到底年纪大了,还是心软了啊,男人揉着小弟的头发,心里一阵发疼,木子洋,你看你这出息,以前对那些人可没这么心软的,当模特时,他正是心里最难受最叛逆的时候,这身皮囊又招人,可没少伤人心,现在可倒好,自己这一颗心七零八落的还得小心翼翼忍着,不能叫那人看出一点端倪,就怕他心里不舒服,还发展到逃跑,啧啧啧,真是现世报。“洋哥,你在想什么啊?”灵超看着木子洋的表情,再一次嫌弃自己的年纪,这个人总把他当小孩子,把他的心思看成一时兴起,当着他的面还敢想别人,真的是对他没一点那种感情吧。可是,木子洋,我成年了,忽视老虎可不是好事,哪怕他只是只小虎崽。“想这大千世界,那么多好玩的我还没试过呢。”木子洋回过神看着小崽子笑着说,所以啊,你洋哥我非走不可了。灵超很讨厌在他洋哥脸上看到笑容,那并不证明他开心,而是习惯,像应付所有别人一样应付他。所以他张牙舞爪无法无天只是想让人开心一点,虽然,他再努力也抵不过那人一个微笑,但是,这个世界上总有东西是你努力过才甘心放弃的,也总有那么一个人,是你努力过更不甘心放弃的,你想,如果总有一个人要陪着他,那为什么不能是我。可他竖起万丈高墙,隔开你与他所有距离,他把自己困进去,守着回忆和对那个人的心地老天荒,你不断努力,爬到整个人鲜血淋漓,那堵墙好像没有尽头,你也不甘心放弃,毕竟上了赌桌,下去就是粉身碎骨,所以,这局无解弟弟,他可以是很多人的洋哥,但是他只是岳明辉一个人的李振洋。你还不懂吗?

【洋岳】温柔

   第九章
   灵超放了学一踏进坤音的大门敏锐的感觉到不对,太安静了,“洋哥,岳妈,凡哥,我回来了。”“欸,回来啦,儿子,快收拾收拾来吃饭。”“嗯。”孩子听话的放下了书包,“我洋哥呢?”无心的语言却在岳明辉奇怪的脸色里慢慢下坠,“洋洋...你洋哥他下午一直在他屋,可能在睡觉吧。”中年人僵硬的说,他们还真不知道木子洋现在在干什么,两个人心虚到不行,怎么可能这个时候去刺激男人。“我先去看看我洋哥。”小孩一听也顾不上别的径直往人屋里走过去,肯定发生什么了,“洋哥,洋哥。”进屋就看到男人倒在床上,缩成一团,脸上不正常的红,身上的衬衫都快被汗塌湿了,小孩急忙冲过去还不忘喊下大人来,“岳妈,凡哥,你们快来看看啊。”等他走到床边,男人却忽然睁开了眼睛,“哥哥。”然后又昏了过去。哥哥?整个坤音受得住这一句哥哥的好像就那一个人吧。“洋洋怎么了。”两个人进来看着床上人的状态,小孩走开一点让出了一个位置,他看着岳明辉,忽然好像一切都明朗了,他想起刚来坤音的那个冬天,他洋哥膝盖做手术很严重进了医院,那个时候好像就是自己岳妈陪着他的吧,那面对镜头僵硬的互相回避,让人咂舌的默契。原来这样啊,“我给博文打电话。”卜凡看着爱人惊慌的神情忍住心头的酸涩把人揽怀里,“洋洋不会有事的。”灵超站在一旁,感觉大人的世界真奇怪,回过神,看着床上脆弱的人,感觉自己的心都揪起来了。岳明辉到底还知道有未成年拍掉了爱人的手,“岳妈,我洋哥会没事吧。”“没事的,没事的,会没事的。”岳明辉碎碎念过来把儿子抱怀里摸着头。灵超硬撑着眼圈都红了泪也没有落下来,等了一会儿,博文终于带着医生来了。“病人没什么大事,就是发烧了,再加上有点营养不良,不过,你们这群孩子是怎么搞的,就算低烧烧久了也会出大事的,怎么这么久才找医生。还有这脸上这伤,也不说收拾收拾。”医生边皱着眉念叨,边备着药,“他这样光吃药怕不行,得打吊针。你们把这药先给他吃了,这个涂脸上,我回去配药等一会儿来给他打针。”“好好好,谢谢您啊。”博文最后瞪了他们一眼,“你们等着我回来收拾你们”,带着医生走了。医生一走,三个人面面相觑,“儿子,你给你洋哥喂药吧,我跟你凡哥出去弄点吃的,一会儿让他起来吃点东西。”“好。”灵超知道这人没事之后整个人都放松下来了,先前看着人那样躺在床上他感觉自己心跳都要停了。他拿着杯子去接了杯水回来看着床上的人,“洋哥,洋哥,醒醒...来把药吃了。”“不要。”床上人明显不清醒,呢喃着拒绝偏偏因为声音的原因听起来跟撒娇一样。“乖啊,吃了药就好了。”灵超看着人无奈了。这人又不清醒,自己说这些有什么用啊,干脆点,把人扶起来,拿着勺子把药喂到人嘴里,下一秒就被吐了出来。“洋哥。”“苦,呸呸呸,好苦啊。”灵超看着人把药全吐出来还在哪嘟囔,委委屈屈的小表情不由的笑了出来,洋哥,这是你逼我的啊,想了想,他把药放自己嘴里直接给人渡了过去,确保男人把药都喝下去之后他才停了手,也得亏男人现在不清醒,不然怕是要疯掉了,一手养大的孩子,小孩看着男人明明嘴里什么都没有还是想吐的样子心里无奈,怎么生个病跟个孩子一样,起身去找自己的宝箱,翻出来一颗大白兔放到男人嘴里。木子洋,你欠我一颗糖了,你记住啊。

【洋岳】温柔

   第八章
   木子洋慢慢度回自己屋里,小弟今天不在,哪怕小孩再聪明,他现在也只是个高中生,该上的课还是要去的。这是他今天敢放纵的原因,自己三个人的纠结要结果,小孩那么小,可不能听这些肮脏事。说去看小弟,也只是条件反射的一句交代而已,他只感觉疼,疼到没有知觉浑身冰冷,我好冷啊,小辉。这是男人失去意识前的最后感觉。但是好歹他还撑着最后的力气把自己送到了床边,没有碰到哪里只是昏了过去。外面的人讲了自己这所有的爱恨离合,不知道之后该做什么,他想笑笑缓和一下气氛,却发现他的听众面无表情的坐着,嘴唇紧紧抿成一条直线,看上去像高贵的神坻。他想,就这样吧,岳明辉,还有什么好说的呢?你就活该一个人,两个多好的孩子被你糟蹋成什么样子了。他咬咬牙,准备起来回自己房间,却被大个子一把摁下来,然后他整个人就腾空了,“干嘛!”“你先去我屋呆着,你那屋子等我给你收拾收拾。”卜凡看着他哥哥的眼睛,“哥哥,我跟李振洋不一样,他舍得放你走,我是不可能放你走的,只要你不开口说放弃,我永远都不会先走,那都过去了,以后,咱俩好好的就成,至于李振洋,你别想了,我去找他。”岳明辉安了心,也明白了自己到底为什么放着188的大模不要捡了这么个傻大个,他想,李振洋太远了,哪怕他一天到晚缠着他,没事就把我爱你挂在嘴边,可是他太没有烟火气了,他高坐云端,不该被凡人捕获,外人眼里的自己也不差,可是对着他,心底的不安从来没弱过,他太耀眼,天生该被万人宠爱,而不是为了自己跌落凡尘。卜凡跟他一点都不一样,纵然他俩来自同一片土地,在一个学校,做一个职业,爱上同一个人,他俩也是两种人,卜凡身上烟火气太重,一个快两米的男人天天窝在厨房穿着围裙给你做饭,对着你哥哥长哥哥短的,长着一张家暴脸却再柔软不过了。可是,最重要的是,他的喜欢太周全,他明明自己不能碰姜还给受凉的你熬着姜汤,在机场,仗着自己192的身高直接把你圈怀里,而不顾自己到底会不会被伤到,早上等你出门,那么火的脾气从来到不了你身上,他的偏爱太明目张胆,滚烫而厚重的一颗心就放在你面前,你要还是不要。

【洋岳】温柔第七章
还是挂了,尴尬

【洋岳】温柔

   开启卜岳副线


第六章
   卜凡到坤音的时候没有什么特别的,他太无所谓了,无论是做模特,做练习生,还是做爱豆,对他来说都一样,所以在被秦姐问到的时候,他几乎没有犹豫就直接打包了行李到了坤音楼里,那是他第一次见到岳明辉,没什么特别的,他想,不就学历高了点,性子好了点嘛,真没什么。后来,192的大个子啪啪打脸并且再也不敢随便立flag了。李振洋是被卜凡拉来的,他本来没什么兴趣,身为走过Dior秀场的大模,李振洋表示练习生那是什么东西,然后他被强行拉来了,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的岳明辉,李振洋眯眯眼睛,还真是世事无常,你向来不知道命运在下一个拐弯给你准备了什么。然后表示,坤音,我待定了。回去断了所有乱七八糟的关系也断了自己所有后路。后来,坤音的三个弟弟一致的认为,他们的队长岳明辉太温柔了,好像没什么能惹恼他的,明明带着花臂,也一个人在异国他乡呆了那么久,照道理来说,应该有点脾气,可是他就永远带着笑看你,你做什么在他眼里都激不起波澜,这也激起了山东大汉的好奇心,卜凡想不明白世界上还有这样的人,他向来情绪外露,开心不开心太明确,可是他从来没有见过自家队长有别的表情,他沉默而宽广,包容所有,于是,他开始试探,他用言语激人,没事就动手动脚的,队长只是看着他笑,被闹得急了也不过很无奈的语气,软软的说一句,“别闹哥哥。”山东人表示,嗯,哥哥真是太可爱了。时间一长,这么点小心思就开始变质了,他也慢慢发现自己好像越来越在乎自家队长,喜欢往他身边凑,开始在意自己是不是太笨,看不懂他的眼神,也曾经旁敲侧击的问过他对自己的看法,得到了“是一个傻乎乎但很可靠的弟弟”的评价,卜凡有点不甘,只是弟弟,我要的可不止这些。后来,他的喜欢表现的越来越明显,他得寸进尺的试探男人的底线,对男人越来越强势,也仗着男人的温柔肆无忌惮。“岳岳,老岳。”岳明辉回头看到卜凡傻乎乎的看着他笑,心脏忽然好像塌了一块,回过神笑笑,岳明辉你想什么呢。你已经对不起一个了还要祸害另一个吗?日子一天天流淌,三个成年人的气氛越来越诡异。李振洋一天比一天黏着岳明辉,他心里朦朦胧胧的感觉越来越强烈,他要失去这个人了。爱人一天比一天愧疚的眼神,每次面对他不自觉的闪躲,看向那个人的眼神,都让他更为清楚的看清了这件事。岳明辉,你说好的只在摄像机里的,你已经抛下过我一次了,你还要留我一个人吗?岳明辉苦笑,他觉得自己可能真的疯了,岳明辉,你他妈就是个混蛋,怎么可能有人会拥着自己爱人满脑子都是另一个人。可是他发现他控制不了了,那个小他四岁的弟弟,悄无声息又不容置疑的住进了他心里,一个名叫卜凡的男人拿着一面小旗在他心上跑来跑去划分自己的领地,终于把自己彻底钉死在他心里。卜凡不知道自家队长到底在想什么,对自己什么感觉,忽远忽近的像天上的云捉摸不透,终于有一天被他逮到人,“哥哥,你为什么躲我?”“我...凡子,哥哥知道你想什么。”“你知道,你知道什么,知道我喜欢你,还是知道你也对我动心了。”卜凡忍了这么久的情绪一瞬间爆发出来,压的岳明辉说不出来话,我什么都知道啊,就是什么都知道才绝望。“老岳,我喜欢你,我知道你也喜欢我,你为什么要躲我,你今天给我一个理由,不然,咱俩没完。”“卜凡,你别想了,没有理由,我们的关系只能到此为止了。”岳明辉逼着自己把这句话说出口,心里的撕扯面上分毫不显。“我才不,岳明辉,你以为你是谁啊,咱俩的关系,我想什么都不是你说了算的。”卜凡才不吃他这一套,他知道自家队长什么性子,一个温柔的不像话的人,他恨不得收好世界上所有对他好的真心,然后一份份反馈回去,说的出这样的话心里不定怎么纠结呢,何况,他卜凡又不瞎看不出来这人到底喜不喜欢自己。但是,你到底在顾虑什么呢,哥哥。“卜凡,你能不能别这样。”夹在两个人中间的岳明辉快把自己逼疯了,他知道自己不能这样,不该这样,可是,心不是他自己能定的。“哥哥,我不管你在顾虑什么,你可以慢慢决定,但是,你不能躲我。”卜凡把人拥在怀里,他看的出来这人的纠结,可是,哥哥,碰见一个你喜欢也喜欢你的人太不容易了,何况,那是你,我怎么可能放弃。岳明辉被拥着,不动也不开口,我就放纵这一下吧,然后结束掉这一切。拐弯的阴影里,一个人站在那里。岳明辉,你怎么忍心,就算你忍心往后的生活陪着我天荒地老,我也不想要一个心不在我这里的岳明辉,你让我怎么舍得,让你做这个决定,我那么爱你,你说是不是。李振洋最后看了一眼相拥的两个人扭头走了。这一切,总要有人去结束的。